东海之上,烈日当空,无边无垠的海面泛着蓝色光芒,巨大的浪花不断的拍打着,如同惊雷一般震动在天空之上。而在远方天际,滚滚乌云快速袭来,渐渐的吞噬着阳光。

    一艘巨舰之上,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站在船头,双目闪烁着金光,扫视过去,方圆十里之内的景象尽收眼底。

    但他虽然瞳力惊人,但对于茫茫的大海来说,却和瞎子也没什么分别。

    “不是都说东海上有仙山和灵族吗?怎么找了有半个月了,还是什么都没有?”那少年面露不耐之色,挥出一剑劈向大海,顿时刺出了一道百丈大小的沟壑,两边浪花翻滚,随即又轰然落下。

    “少族长,您轻点,这虽然是族中最大的船了,但也经不起您这番折腾啊!”船上那掌舵的年轻人道,他身形魁梧,肌肉闪烁着力量的光芒。

    “少族长,我看都找了半个月了,要不我们回去吧?若是让族长和沫儿知道,可不得了了。”另一名年轻人从船舱中走出来,劝说道。

    “沫儿?”

    少年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忽然变得柔和了一分,随即又苦笑起来。沫儿是他的未婚妻,更是族长的女儿,他和沫儿定下婚约,才接受了这少族长的位子。

    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但没想到当上少族长之后,整日被龙降长老逼得练剑,又被族长逼在阁楼中读书,不过两个月,他便烦也烦死了。

    更可恨的是,还不能毁约,他此刻宁肯不要娶沫儿,也想逃离虞渊昧谷,再也不要当那所谓的少族长了。

    半月前,他好不容易把伯虎和仲熊哄骗出来,并将族中最大的一艘出云舰偷了出来,怎么可能轻易的回去?

    这一次不找到仙山和灵族,誓不罢休!

    “放心吧,我这次出来是接受了族长安排给我的特殊任务的,责任重大,你们都得老实的听我的话才行。”风易神色凝重,抬着头看着远方不断搜寻。

    “可拉倒吧,少族长。你如今不过是上灵境修为,能有什么任务?”伯虎苦笑道。

    “伯虎,你怎么能这么怀疑我?我好歹也是少族长,将来就是一族之长,你们不听我的,我还有一点威严吗?”风易佯装怒道。

    “一族之长?”仲熊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少族长哪里有一点样子,也不知道族长和沫儿到底看上他哪儿了?

    “那也是将来的事情,族长吩咐我们跟着你,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们可怎么交代?”仲熊忽然说道。

    “好啊你们!终于承认了是不是?果然族长派你们来监视我的。”风易叫道。

    伯虎和仲熊对视一眼,愣了一愣,说不出话来。

    “不行,枉费我对你们一番信任。这次你们一定得陪我出一趟海才行,不然我就不回去了。族长若是问起来,你们就说我葬身鱼腹了。”风易笑道。

    两人犹豫片刻,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

    风易哈哈大笑,大叫:“全速出击!”心如那海上的苍鹰一般,已经飞到了天边之外。伯虎和仲熊二人受他感染,内心也生出一丝豪气,想去东海游历一番。

    可三个少年兴奋劲还没持续多久,忽然感觉到船身一阵震动,风易急忙抬起头,只看到前方海面上空有一团乌云滚动,沉浑凝重,将一切光亮都遮掩了起来,好像天一下子进入了黑夜般。

    偶然间,一道银色闪电划破天际,重重的劈在海面上,将天地映的惨白。

    紧接着,大船摇晃起来,一道接着一道的海浪汹涌扑了过来,三人脚下不稳,急忙抓住船舷。船身跌宕起伏,没法控制。

    伯虎和仲熊没见过这样的场面,面色发白,心中惊恐,忽然抬头看到风易还站在船头,和面前的浪花不过一丈之遥。

    “少族长,危险!”

    “哈哈!”风易仿佛没听见一般,双手举起来,大叫道:“真是痛快,这可比谷里要好玩多了!”

    身后的两名少年看见他接连被浪花吞没,身上湿透,瘦小的身躯好像随时都会跌落下去一般。他们想要上去拉住风易,但却随着狂风摇晃,动也动不了。

    等他们稳住身形,再抬起头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那船头处,哪里还有风易的影子?

    少年跌入海中,那之前的兴奋也转瞬消失,吓得哇哇大叫。一头扎入海水,腥臭的气息充斥在鼻息和肺腑之间,剧痛无比,心头火烧火燎的,又叫不出声来。

    就在他以为快要死的时候,忽然觉得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大喜过望,也顾不得那许多,立刻沉了下去,双手胡乱抓着,紧紧的贴在那个东西上。

    过了片刻,一阵极其悠扬的鸣叫声传了出来,那海水被声音震出了一道道磅礴的浪花,朝着远方扩散。隐约间,他看到一道雪白色的巨大水柱冲入高空,又像暴雨一般落下。

    风易目瞪口呆,仿佛失神了一般,浑然忘了自己还处在危险之中。

    茫茫然不知过了多久,脚下的巨物忽然急速上浮,风易觉得全身压上了万钧巨力,死死的抓住不放手。片刻后,忽然全身一冷,冰凉的空气涌入肺中。

    风易心头知道自己又活了过来,剧烈的咳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如同劫后余生一般。

    直到这时候,他才勉强站起来,朝着脚下看去。一看之下,顿时惊呆在原地。

    原来这脚下的不是别的,竟然是一头极大极长,一眼几乎看不到尽头的大鱼,风易恍然大悟,这应该就是族长以前说过的龙鲸了!

    龙鲸是东海中最大的灵兽,传闻以前出过最大的一头,大口张开,能吞下一座岛屿。

    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风易第一次见到这神奇的灵兽,兴奋的大声欢呼。忽然间,那脚下的龙鲸身躯一抖,又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忽然雄浑激昂,忽然又婉转低沉,一会儿像是雷霆万钧,一会儿又细微如流水。

    “哈哈,真好听,真好听。原来这大鲸还会唱歌!”

    风易拍手大叫,跟着龙鲸吟唱起来。

    又过多时,龙鲸忽然停止了歌唱,巨尾一甩,朝着前方急速游动,速度快逾闪电,一息之间,已经划过了数千丈的距离。

    “哎,哎!慢一点,慢一点!我头晕!”

    风易大叫不止,但龙鲸根本听不见,只是那么游动着。他头晕脑胀,不知东西,仿佛过了数个时辰,他已经全身瘫软在鲸背上。

    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忽然觉得速度慢了下来。

    风易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脚下一滑,沿着巨大的光滑鲸背飞出了数百丈,一下子跌在地上,哎呦的叫了一声。

    不过他这时却来不及喊疼,反而双目圆瞪,瞳孔中都闪烁着神采。

    因为他发现自己此刻不仅安全的到了地面上,而眼前竟是一副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

    只见前方是一片宫殿,满是水晶、宝玉建成,流光溢彩,巧夺天工。那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无数珍稀灵兽刻画在上,好像活了一般。宫殿之间还有众多湖泊,岸边种有奇花异草,争奇斗艳。

    看着这一片仙境一样地方,风易呆在原地,好像觉得做梦一般。

    “哎,姐妹们,快来看,快来看!”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悦耳声响在耳畔,风易醒悟过来,暗道:“难道不是梦?”他抬头看去,却见那殿中,花丛中,树影下,忽然走出来一群女子,美丽之极,肤如凝脂,目光中闪烁着不一样的神采,像是有魔力一样把风易拉扯过去。

    此刻众女子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对着风易指手画脚,显得极为好奇。

    “这是谁啊?”

    “好像是一个人类少年,只是有些傻乎乎的。”

    “…………”

    过了半天,忽然有一女子道:“还是带去给圣女看看吧!”

    众女子也不管风易同不同意,一起拉着他的手,穿过重重画廊,走过一道道华丽的殿门,终于来到了最高大的宫殿,华贵万分。

    “圣女,外面忽然来了一个奇怪的少年!”

    “带进来!”

    “是!”

    风易被众女推了进来,他好奇的四周看了片刻,随即目光瞧向那最中央。这一刻,双瞳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再也移转不开了。

    只见那大殿中央,坐着一个女子。一头银发如瀑般垂下,身穿五彩羽衣,气质超凡脱尘,如同天山的仙子一般。她周身萦绕着一股高贵冰冷的气息,容颜绝美之极,人间难觅,天上无双。

    风易周身剧震,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呼吸都停了下来。

    这女子,好像在哪里见过的一样,那么的熟悉。风易只觉得自己和她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仔细一想,却都什么都不记得。

    那女子神色也是愣了片刻,随即恢复了冷淡,问道:“你是谁?从何处来?”

    声音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冰冷,让风易极其不舒服。

    风易生出一丝傲气,仰起头,道:“我乃东海仙人,是乘坐神兽龙鲸而来的。”

    女子面无表情,但眼睛中似乎有了一丝笑意,又道:“你来做什么呢?”

    风易继续胡说道:“嗯……当然是见你们心中虔诚,所以大发善心,来看看你们有什么要实现的心愿没有?”

    银发女子微微一笑,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狡黠,道:“心愿么?暂时倒是没有,不过你先走上前来。”

    风易愣一愣,本来还想拿一下架子,但双脚已经不听使唤的走了上去。

    还没靠近,忽然从女子身后飞出一道彩带,将风易牢牢缠住。他还没来得及大叫,忽然又看到女子手中拿着一只彩色的飞虫,闪电般塞入了自己的口中。

    风易大叫一声,惊道:“这是什么?”

    女子咯咯笑道:“这是灵犀仙蛊,通过它,本圣女就可以知道你的心思,你想再说什么谎,就再也瞒不过我啦。”

    风易大惊失色,道:“那你……我……”

    女子好像也忽然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风易的面孔,神情有些奇怪。这灵犀仙蛊是族中至宝,稀有无比,她怎么鬼使神差的给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用上了?

    女子愣神片刻,忽然笑道:“傻小子,本圣女名为姬瑶,你可记清楚了。”

    “吃了这灵犀仙蛊,本圣女就是你的主人,以后你去哪里,做什么,都得听我的。即使你不想听,仙蛊也会帮你的。”

    风易惊愕万分,不知道是悲还是喜,说不出话来。脑海中忽然浮现起万千画面,但想要去捕捉,却又什么也看不分明!【扬鞭小说网:www.zzttf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