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这好像是甘露殿!”吴三桂出了大殿,抬头看了看大殿上方的牌匾,没错,是甘露殿三个字,吴三桂当初为了能够往上爬,还是一个小太监的时候,就天天看书学习,不会人错字。

    “那朕的东西呢!”

    皇帝的咆哮声传来,自己出了一趟门,自己的家没了?水晶被偷了?

    以前的甘露殿,墙壁上挂着不少名人字画,虽然不能说铺满,但是至少有东西,现在呢,墙壁上空空如也,就差漏风了。

    除此之外,整个甘露殿还存在的东西就是屏风和书桌,哦还有书架,只不过书架上的东西全部都没有了,一张纸都没有,甚至连摆放字画卷轴的大花瓶也不见了踪迹,更不要说一些珍贵的古籍了。

    “微臣参加陛下!”

    “龙且,你作为侍卫副统领,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皇帝心中已经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用想了肯定是自己那个混账儿子干的。

    但是皇帝生气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收到消息,自己在宫中留下的这些人,难道都瞎了吗,太子将一个宫殿都搬空了,难道他们不知道?

    “回陛下,这是太子殿下做的!太子殿下手写了一份旨意,然后手持旨意进入甘露殿!”

    龙且说完之后将余志乾写过的旨意给拿了出来,前前后后,余志乾搬空甘露殿一共用了四十九天,余志乾就写了四十九份旨意,内容都很简单,准许余志乾进入甘露殿。

    “为什么不上报!”

    “陛下,微臣上报了,这是您的旨意!”说完之后又将皇帝的旨意给拿了出来,皇帝听见之后,将自己的写的旨意拿过来看了一眼,接着嘴角就开始剧烈的抽出了起来,好像还真的是自己写的。

    当时皇帝人在洛阳,接到了太子硬闯甘露殿之后,并没有在意,只要太子不去内库就可以,而且当时皇帝每天还要处理一大堆奏章,所以直接下令,这种事情不需要再上报,然后就被余志乾钻了空子。

    每天一点点,如同老鼠搬家一样,将甘露殿给彻底的搬空了,是的十分的彻底,彻底到皇帝想要将这个逆子挂在二梁上抽几鞭子解气。

    “起来吧,这件事不是你的错!”

    “谢陛下!”

    “内库怎么样!”

    “回陛下,内库无恙,太子殿下隔三差五就会来一趟,不过微臣一直守着内库,太子殿下未能进入内库一步!”

    “那就好!”

    皇帝听见之后,稍微的松了一口气,甘露殿里的东西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也就是吴道玄的几幅字画比较有价值,不过一想到自己好像拿了太子王羲之的字,皇帝也就释然了,至于甘露殿其余的东西,摇了摇头,皇宫这么大,最不缺的就是宫殿。

    “摆驾永年殿!”

    听到皇帝要去永年殿,龙且嘴角微微的抽了一下:“陛下,您还是换一个殿吧!”

    “嗯?”皇帝转头看了一眼龙且,心中有了一个不太好的预感:“永年点不会也被那个逆子给搬空了吧!”

    “微臣该死!”

    龙且再一次的跪了下来,最后点了点头:“回陛下,永年殿也被搬空了!”

    皇帝差一点没有被气吐血:“还有呢,还有没有其他殿遭灾!”

    遭灾这个词用的很好,在皇帝眼中,太子所作所为,就是如同蝗灾一样,所到之处,不留下一点东西。

    “回陛下,还有万寿殿,只不过还没有被彻底的搬空,还有一半!”

    “……”

    皇帝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去凤仪殿!”皇帝感觉自己很受伤,需要安慰,皇后是他心灵的港湾,所以皇帝准备去自己的港湾好好的呆一晚上,缓解一下最近的相思之苦。

    “阿郎,你可回来了!”

    凤仪殿,皇后早早的就等候,看到皇帝来了之后,立刻迎了上去,结果皇帝的外套。

    “回来了!你在宫中一切安好?”

    “乾儿每日请安,加上在宫中和几位姐妹打打麻将,到时不闷,只是偶尔会想陛下!现在陛下回来,妾身的心中也就踏实了!”

    “哼,他那是请安么!”

    皇帝在皇后的服侍下,洗完手,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借着坐在桌子面前,刚才那点时间,已经有人准备好了晚膳,等待皇帝用餐。

    “对了陛下,乾儿之前说想要练字,想要找几个大家的字临摹一下,说内库之中有书圣王羲之的字,妾身就去给取了出来……”

    皇后一边给皇帝盛汤,一边随意的说着。

    皇帝差一点将嘴中的饭菜给喷出来,不过还是忍住了,在皇后面前,皇帝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仪态。

    但即便如此,皇帝还是被皇后的话给呛到了,皇后看见之后立刻关心的询问:“阿郎,没事吧!”

    皇帝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咳咳咳,咳咳咳,你拿了什么帖给乾儿练字!”

    皇帝心中已经开始咆哮了,已经想到了一百种办法要将自己那个混蛋儿子给吊起来打,而且还要往死里打。

    这个混蛋,真的是不择手段,居然连皇后都利用了,不过即便如此,皇帝脸上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保持着平静,只不过这种平静有些像是火山喷发之前的前兆。

    “也没有什么,就是王羲之的兰亭序还有换鹅帖,阿郎不是喜欢吴道玄的作品,我也就没有在意,就拿给了乾儿,乾儿的字啊,像你,是该练一下了!”说完之后还白了一眼皇帝,余志乾的字,在皇后看来就是继承皇帝的,十分难看。

    别人不敢说,但是皇后敢说,而且以前还经常那这件事开玩笑,而皇帝被皇后这么一说,脸一红,有些时候,努力不一定有用,就像皇帝,当年也勤苦的练字,结果呢,一点作用没有,字依旧十分的烂,后来干脆就彻底的放飞了自我,写的龙飞凤舞,才有所改观。

    皇帝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皇后,很想告诉皇后,皇后啊,你那儿子将吴道玄的画给拿走了,现在连吴道子的画都没有了!

    但是皇帝不能说,这种事情只能够找余志乾的麻烦,那个逆子!想到太子,皇帝的眼神之中差一点喷火。

    “来阿郎,尝一尝这是今天下午我让人煲的汤,趁热喝!”

    “辛苦了!”

    皇帝接过汤之后,慢慢的喝了起来,没有尝出味道,现在就是龙肉在皇帝面前,皇帝也不会觉得有味道,自己的字画,被逆子给……

    皇家别苑正在忙着搬家的余志乾突然的打了一个喷嚏,借着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感觉好像有人在骂自己:“有人背后夸我帅?”说完之后指着沈万三:“万三,你轻点,这里面都是一些珍品,珍品知道么,都是父皇送给我的,要是摔了,我将你丢到东北吃雪去!”

    余志乾看着沈万三手中的字画,心中突然的有了一股自豪感,这些东西,都是自己从皇帝手中给坑来的,皇帝就算留下旨意不让自己去内库,但是自己还是想到办法将内库之中的兰亭序等东西给拿到,这叫什么,这叫智慧,只要自己肯动脑子,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自己父皇,哼!

    现在晚上搬家,是因为余志乾的东宫经过修葺之后,终于完工,其实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彻底的完工了,但是余志乾却一直不让住进去,给程香等人的解释就是,现在东宫之中有装修残留的刺激气体,对孕妇不好,对人身体有影响。

    虽然没有用油漆,但是东宫用了水泥,还有用了朱漆,这些东西到底对人身体有没有影响,余志乾不知道,但是余志乾不愿意去冒这个险。

    不过太子搬家,不像普通人,一两个时辰就可以搞定,余志乾搬家动用了东宫六率,搬了半天还没有搬结束,这一次不仅要搬家,还要重新规划一下皇家别苑,准备继续招生了,余志乾教了第一批学生,已经将自己那点底子差不多都已经全部都教出去了。

    虽然说余志乾只是一个半吊子,但是将这些基础的东西传授出去之后,还是有点作用,至少说余唐帝国的一些基础科学已经得到了发展,现在已经开始对于各种物体进行统一,同时也开始进行规划,这是第一步,后续的研究也都开始展开。

    老七带领的研究蒸汽机的研究人员,研究纺织的小组,研究炼铁的小组等等,可以说现在皇家别苑就是一个大的研究中心,不过由于没有完整的规划,布局十分的混乱,基本上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实在不方管理,所以余志乾准备重新的规划一下。

    余志乾准备将皇家别苑分为教学区,科研区和休闲区,还有一个秘密区域是研究火药的,这玩意是一个叫做周扬的家伙在研究,这货以前是一个炼丹师,小有名气,被余志乾给找来了研究火药,将大致的配方告诉了这个家伙之后,这个家伙已经有了最新的配方,效果还不错,威力提升了不少。

    这个区域肯定是不在皇家别苑之中,但是也不能够距离太远,余志乾就将目光放在别苑后面一片林子之中,那个地方叫做什么湖来着的余志乾已经忘记了,反正也是皇家的地方,有一大片的空地,距离皇宫,皇家别苑都有一段距离,而且那个地方是在长安城北,原理居民区,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好地方。

    那一片区域还挺大,余志乾还准备将一些别的研究所丢过去,比如研究猛火油的地方,余志乾甚至有点想要研究一下石油技术,只不过现在科技根本达不到,余志乾感觉自己可能会被撑死,所以暂时没有研究。

    但是如果能够将石油民用,对于民间来说也是一件事好事,煤油这玩意价格可不便宜,不少人家还烧不起煤油,基本上烧了没有这个月就别想吃饭了,至于蜡烛,同样如此,余志乾一直在寻找一些替代品,这是还未找到合适的东西,现在只能够等探险队的消息。

    整个搬家过程一直持续到半夜,余志乾一直盯着,最后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之后脸上才露出笑容,自己来到余唐帝国的几个小目标终于实现了一个,修葺破烂的东宫成就达成。

    东宫侍卫举着火把,将东宫照的灯火通明,余志乾满意的看着粉刷一新的东宫,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次小七小八等人过来,就不会说东宫墙头都长草。

    “殿下,回屋吧!”

    太子妃站在余志乾身旁,柔声的说道,余志乾换换的点了点头,扫了一眼自己的东宫外围,借着心满意足的进入东宫之中,入门之后就是一个巨大的风水屏,绕过之后,就能够看到一个巨大的会客厅,和客厅前面是一片空地,而会客厅窗户用的都是玻璃,如果不是因为技术不过关,余志乾甚至想要直接用落地玻璃,不过现在只能够用半开窗。

    过了会客厅之后,后面是书房等地方,而余志乾的寝殿则在后面,一个三层小楼,这个小楼集结了余志乾目前能够搞出来的所有东西,首先自来水这玩意已经接了进来,不过还不是全自动的,是后面连着一个水磨,而且水压有些不稳,出水量很慢,但是已经足够了。

    如果可以的话,余志乾甚至想要通上电,可惜发电机这玩意需要的技术含量有些高,余志乾暂时不知道怎么发电,只是搞出了线圈,至于电这玩意还需要等待,也许五六年之后,能够搞出来。

    新的东宫,余志乾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只是感觉好像地震了,自己身体晃的厉害,张开眼的时候就看见和珅这个家伙一脸焦急的看着余志乾:“殿下,快起床,今日个大朝会!”

    余志乾摆了摆手:“不是将大朝会改到下午开了吗?你不知道吗?”余志乾记得很清楚自己监国的时候,将大朝会的时间给改了,这个和珅居然如此不长记性。

    “殿下,陛下已经回来了,您监国结束了!”

    “啊咧!”

    ps:为过年存稿中……我准备好好过个年,然后不断更,我有四章存稿了!

    【扬鞭小说网:www.zzttf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