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找不到她!

    在前往她家的路上,他拨着电话到她家,电话依然在答录状态;拨了行动电话,则进入语音信箱。

    他心急如焚,担忧继续在胸口膨胀……

    都已经晚上十点了,她能去哪里?

    查到胡心仪电台的电话,他急着找她问人,胡心仪却告诉他:

    「她这几天没来找我,如果你是担心她因为遭受一点挫折而离职,那表示你还不了解她。」

    他不了解她,也许……

    她需要的是幸福,而他却掌握不到她要的,不是吗?

    「我能给她的,只是一份高薪。」这是他唯一能确定的事。

    显然,他还没给她机会说出她的困惑和心境,胡心仪暗忖。

    「没错!韦先生,之琼的确需要一份高薪,但那纯粹是因为她背负一份被辜负的感情负担。」

    感情负担!?

    「什么意思?」

    「她必须背负前男友和她分手后的房贷负担。」

    「对不起,请你再说清楚一点。就我看到的情况,那个男人并不像你说的,和之琼仅是前男友的关系。」

    好酸的一句话!

    胡心仪微微一笑,已经可以确定,他还浸在醋海里,并带着一股想上岸的焦虑;于是,胡心仪清楚的告诉他,之琼坚强的扛起感情负担的经过。

    「前段恋情,早在被她发现前男友情变后告终,她早就没有男朋友了,但他留给她的,却是一份压得喘不过气的房贷和一些残破的回忆。」

    原来,她汲汲营营追钱,放弃享受,全是因为她扛起贷款,而他却怀疑她拜金、怕穷……

    这番话,听得韦子鸿心魂俱碎,越加难以原谅自己对她追钱的误解。

    「之琼勇敢的追逐幸福,她希望子鸿先生也和她—样勇敢……」

    勇敢!是的,他承认她很勇敢。

    即使她坚强的扛起情伤的负担,却不断的教他丢掉伤心的包袱!

    即使她和他一样,内心曾遭旧爱刨割,她却不忘推去他生命中痛苦的记忆。

    自始至终,她和他一样,都是爱情国度里的被害人哪!

    可一直以来,他却不够勇敢,他担心再度陷入情痛的泥沼中,迟迟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

    他试图挣脱情逝的枷锁和伤痛,迟钝的不知道她早已救他脱困,早已治愈他的伤口。

    直到曾佑民的出现,他却意外跌进醋海的迷波里,遮蔽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理智。

    天啊!他做了什么?

    竟伤害了他爱的人而不自知!

    「韦总经理,给自己一些勇气,爱她的勇气,好吗?」胡心仪给他加油打气。

    「我会的。」

    收线后,车子已停在目的地。

    迅即的,他来到她住处门口,心焦的按铃。

    里面却不见回应。

    砰砰砰!他敲门,用力之猛,遭来邻居的白眼。

    「先生,别敲了,她可能不在。」

    顾不得别人怎么看他,他失控的嘶吼:「之琼!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里面依然没有回应。

    一股不安如一团灼热的火,在他心里焚烧,那灼裂感简直像熔肝蚀肠般令他难挨。

    他撞门!用尽全力的撞!

    终于,门被打开了。

    「失火了吗?」杨之琼穿着睡衣虚弱的起身,她冷得发颤,额前盗汗,脸色苍白得紧。

    抬眼,看见眼前一脸焦急的韦子鸿,她哑然。

    他若不理她,怎可能表现得像消防人员救火般紧急,害她以为失火了,不得不起来逃命?

    她开始怀疑是自己发烧烧到眼花了?还是身体太虚产生幻觉?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他上前搂着她,瞬间,像抱到火炉般,灼得他将一只手搭在她的额前。

    天啊!热的烫人。

    杨之琼因为连续三天的熬夜,接连上了两天班,受寒后发烧,烧到有点神志不清,能被叫起床,已经很不简单。

    「你生病了?」

    她病得不像话!坚强的她,竟被他摧折成这般不堪!

    下一秒,他不敢迟疑的脱下外套裹住她,再将她抱起,冲出大楼。

    「快,去医院。」他随即命令司机,往就近的医院挂急诊。

    坐在车内,他冰冷的脸覆在她灼烫的脸上降温。「笨女孩!难道你都没看医生?」

    「有……啊!」过度的热烫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她想看清楚他,眼睛却不停的颤动。

    老天!连生病她都在逞强。

    「闭上眼睛!」他心疼的搂住她。

    此时,车内突然传来一阵「爱情诊疗室」的播放声——

    「往日的爱恨嗔痴,也许痛到令你难以忘记,但每个人一生下来,都有追求真爱的权利,当你再遇到一个值得你爱的人,你要选择守候痛苦的回忆,还是把握相知相守的幸福呢?

    真诚的爱不容错过,只要你有勇气接受她——以上谨代我的好友,杨之琼小姐,送给韦子鸿先生。

    并且,点播一首歌曲送给他,但愿他找到『勇气』后,能得到幸福。」

    「是心仪……」杨之琼听到胡心仪正为她播送心声。

    「嘘!不要说话……」他想听。

    终于作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如果我的坚强任性会不小心伤害了你

    你能不能温柔提醒

    我虽然心太急更害怕错过你

    作词:瑞业

    杨之琼在心里涌现感谢,因为心仪表达了她一直想表达的心声。

    闭上眼睛,她流下两行感激的泪。

    韦子鸿的手紧紧的握住她,他的脸也贴紧她,他听到了,他听到她的心声,感受到她的痛楚了。

    当热腾腾的泪,烫到了他的脸颊,他深情的吻着她。

    两颗心也在此时,交会出相爱的悸动。

    ******

    杨之琼打了点滴,退了烧,经过休息,加上韦子鸿两天来无微不至的照顾,除了轻微咳嗽,她已无大碍。

    他放下公事,为她和自己请了几天的假,又为她烹了一锅降火的金线莲和补身的鸡汤,然后在她家过夜,方便照顾她。

    「幸好只是一般的急性肺炎,再休息几天好了。」

    「不行的。」天生劳禄命的她,安闲不得。

    两天没上班,加上三个月连续被扣了三分之一的薪水,她下个月、下下个月,还有下下下个月的房贷怎缴得出来?

    「你在担心没有薪水缴房贷是吧!」韦子鸿盯着她,一语道破。

    「连这个你都知道?」她瞄了他一眼。

    「心仪已经告诉我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负担庞大的贷款?」

    「当初我隐瞒你的原因,一直以为是想保住这份工作,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是怕你以为我留这房子,是对前男友恋恋不忘。」最后这个理由,是她自己在这几天解读出来的答案。

    她一直心存芥蒂,介意他对她的想法。

    当时的理由,一直以为她只是想保有这份工作,却不知道自己心里保留的目的,是因为自己太在乎他的想法,才不敢告诉他。

    「傻瓜,难道你要一辈子隐瞒我,然后自己苦苦的去背负这个沉重的房贷?」他宠疼的圈住她。

    杨之琼也没闲着,抓起他送给她的爱笑娃娃抱着。「你才傻蛋咧!既然对我有意,为何不直接向我表白?害人家那个晚上,整夜都睡不着。」她不敢说,那夜她抱着布娃娃哭得好惨噢!

    「那你大概不知道,在我看到那个男人搂着你后,这几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如果哭能解决他惆怅的情绪,也许他不会这么难走出爱情迷宫。

    「因为你的心里一直住着任性山和自尊墙。」她只知道他对她爱理不理。

    「是啊!我突然觉得自己也需要一个爱笑娃娃来陪伴,这样或许比较能纡解我的情绪和压力。」

    「你确定说的是我的爱笑布娃娃吗?」杨之琼回头,暧昧的问他。

    「当然……最好是你这种爱笑的真娃娃。」

    说完,韦子鸿的呼吸和她交织,薄唇惩罚性的噙住了她。

    他的吻,灼热如一股狂流,几乎蚀融了她;如星火燎原般,燃起了隐在彼此心底的热情。

    怯怯的,她伸手圈住他颈项,配合他加深这个吻。

    他的大掌,不着痕迹的滑入她的胸口,轻揉抚摸那对皙白如玉的丰盈。

    「鸿……我应该早点睡。」她迷蒙的轻吟着。

    「为什么?」扳过她的身躯,他解开她的睡衣……

    「我明天要上班。」

    「我不准你上班,明天、后天、大后天都不准。」他让她平躺,壮实的躯体压向她……

    这一刻,他们依恋彼此、拥抱彼此,两颗心融合为一,驰向向往的爱情国度中。

    「介意我将那只公乌龟,改叫阿鸿吗?」韦子鸿嗅闻着她的发香,轻抚她细致的脸颊。

    「不介意。」窝在他温暖的胸膛里,她掩不住喜悦甜笑着。

    「介意我将你旧有照片换新,换上属于只有我和你的记忆吗?」他的眼眸,写上肯定的深情。

    「不介意。」她的脸泛起红霞,喜欢他给她更多的疑问句。

    「介意将自己交给我,换你一生的幸福吗?」

    「非常……不介意。」她眼眶湿润,幸福已漫进她心田。

    他搂住她,道尽无限爱意,让她感受无尽的幸福气息!

    ******

    再度回到公司,两人偕同上班。

    公司同仁对她已不再寄予瞹昧,取而代之的道贺和喜悦。

    「恭喜杨秘书。」

    「不是,应该说是总经理夫人……」

    杨之琼感到纳闷,她红着脸,抬眼看看韦子鸿,却读到他的黑眸燃炽兴味。

    「谢谢。」

    怪怪的,他没有反驳,反接受公司同仁的道喜。

    「为什么?」走出电梯,杨之琼狐疑的问着他。

    韦子鸿笃定的说:「铁定是我那心急的老爸,在我离开工作岗位的这几天,放出风声了。」

    「放出风声!?」她不解。

    他揽着她的腰,俯首在她耳际轻语:「他想抱孙子想疯了。」

    说完,杨之琼的脸上染上红晕,顿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苏菲雅一见两人亲密的贴着彼此,知道好事近了。「咳咳!」

    一阵咳声,让他们迅即分开。

    「总经理,早!」苏菲雅打招呼。

    「早!」

    「总经理夫人,早!」

    「呃……苏菲,别这么叫我……」杨之琼脸红耳热的纠正她。

    苏菲雅笑着,「迟早要习惯的。对了,总经理,这里有两份资料请你过目,一份是郑苡莉的辞呈,麻烦你签一下。」

    「她真要离职?」杨之琼问着。

    「她怎么待得下去,做了那么多亏心事,总经理没追究就已经很仁慈了。」

    「那另一份呢?」韦子鸿问着。

    「那是董事长提议的订婚宴,他已经选好黄道吉日,只等总经理和夫人挑选餐厅和菜色。」

    订婚宴!?

    他这老爸比他还心急,连问问之琼的意见都没有,直接就挑好黄道吉日。

    「黄道吉日,是哪一天啊?」韦子鸿边打开卷宗边问。

    怯怯的,杨之琼陪着他偷瞄着那份卷宗。

    「就是这个礼拜天了。」苏菲雅说着。

    说完,内线电话突然一响,杨之琼快速接起。

    「董事长!」

    「之琼啊!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董事长的关心。」

    「既然好了,这礼拜天就要出席订婚宴,知道吗?」

    杨之琼很难适韦应龙「赶急」的心情,然对韦家父子的感激,千言万语道不尽,她只能化成一句感谢。「董事长……谢谢。」

    「还叫什么董事长,以后要叫我爸了知道吗?」

    杨之琼眼眶一热,哽咽吐出:「是……的。」

    「乖孩子,快叫子鸿听。」

    韦子鸿按按她的肩,接过电话,「老爸,时间会不会太仓促?」

    「儿子啊!我就知道你会质疑才按内线下来;我了解你和之琼公务繁琐,没时间处理订婚的琐碎细节,不过你们放心,老爸早在一年前都准备就绪,只等你们买好戒指、试穿礼服,礼拜天准时过来就行了。」

    「老爸,谢谢你为我所做的安排。」他释出笑意,依他老爸在这方面的效率,几乎可以开红娘专业公司,他的确不该存疑。

    「嗟!还道什么谢?要谢就要谢我这些随侍。」没有他们紧密的跟监,他哪里能掌握一切。

    「什么?」

    「没有!记得准时。我得去联络心仪了。」【扬鞭小说网:www.zzttf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