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发生了连面具人也感到吃惊的一幕:看着欧阳晨呼吸越来越困难,嘴巴张的越来越大,但却只有呼气没有吸气的时候,洛十一郎闭上了眼睛,嘴唇温柔的贴了上去。

    洛十一郎嘴对嘴将自己体内的玄魔真气全部输进了欧阳晨体内,一点儿都没剩。

    你这是干什么,这样的话,你永远都没法替你的兄弟们报仇了,为了一个女人就放弃替兄弟们报仇的机会你觉得值得吗?面具人见洛十一郎做出如此惊人之举,不免心里也受到了震撼。

    反正我也打不过你,有这股真气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输完真气的洛十一郎乏力的坐在欧阳晨身边,欧阳晨由于受到真气的流失与重新注入这两种极端的境况,身体承受不住负荷而晕了过去,不过她已经脱离危险了,只要谁上一会儿体力就会恢复的,倒是洛十一郎此刻心里承受着巨大负荷,当得到阴极玄魔真气后,自己的身体花了好几个月与其磨合,现在已经与它很好的相处了,但是突然将全部放弃这股真气,那种生理与心里上的疼痛双重袭来,他需要时间。

    呵,你倒是挺看的开的呀!面具人低头俯视在蹲坐在地的洛十一郎。

    “说心里话,刚才我被你的举动感动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放过你,你破坏了我的计划,破坏了魔尊的计划,就算我今天能放你一马,魔尊也绝不会饶过你的。你觉得他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在这片大陆上为其工作吗”面具人说道,并且摆了个动作,示意洛十一郎站起来。像个男人一样的打完最后一仗。

    就算你今天放了我,我也总有一天会找到你并且杀了你。洛十一郎看着面前的面具人,手撑在地上吃力的站了起来。

    没有玄魔真气,我照样可以击败你!洛十一郎大声说道。

    顿时两人化作两团金光呼啸着上了密集的云层,一瞬间昆云失去了视野,怎么努力也看不清他们到底在哪里,只能听见那一声又一声激荡的厮杀声。尖锐刺耳,满天的风刃与冰棱上下穿梭,撕裂一寸又一寸的空气。将整个天空切割的支离破碎。

    昆云在下面运足了灵力护住自己,可是在坚持了最长一段时间后还是因为周围扭转的气流太过强大,以至于全身出现了紊乱的现象,最后还是昏厥了过去。

    朦胧之中。感觉到了一个既柔软又温暖的东西在脸上划过。一遍又一遍。吃力的睁开了眼睛,隐约中看见一双温柔的眼睛,是恩佐,她认识它,曾经见过面的。

    谢谢你恩佐!昆云在心里说道,她此刻没有一丝力气能够发出声来。

    恩佐在旁边用身体护住她,用它的兽体抵抗着那些从天而降的尖锐的冰棱,鲜血染红了金黄的毛发。眼神却格外的坚定,它一只昂着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像是在给云层里的洛十一郎大气。

    突然间恩佐的眼神极速聚焦,它后肢在地上连蹬了几下,不算麻利的站了起来,在它的瞳仁上出现两道巨大的如火球一般的光亮物体,一上一下快速落向地面。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地上飞沙走石遮天蔽日,但是那些呼啸的风刃与冰棱碰撞的声音消失了,那些火球遇到水时的爆鸣声也消失了。

    当漫天飞扬的沙石缓缓开始沉淀之时,世界安静的如同巨大的坟墓。

    恩佐看见一个身影缓缓的从漫天黄沙中走出,一瘸一卦的看上去令人心痛。

    那是洛十一郎,对没错,他走路的姿势一眼就能认出,就算现在看上去有些瘸,但他就是洛十一郎。恩佐疯狂的跑过去。

    洛十一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抱着刚刚跑过来的浑身遍体鳞伤的恩佐:对不起,蒙篱,这么多天来你一直跟着我而我确没有发现,还一直在找你,真的对不起。

    洛十一郎有些泣不成声,眼泪模糊了视线。原来刚刚洛十一郎离石抵在面具人喉咙上时面具人对他说出了一切真相。

    面具人缓缓摘下了面具:看清楚了,我就是易水寒,今天你能杀掉我并不是因为你比我强,而是我已经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信仰,没有完成任务,回去后魔尊依然会杀了我,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当阳魔真气消散的时候,我的灵魂也随之消亡了。

    洛十一郎,不管怎样,我从你们身上看见了那种世间罕见的友情与爱情,它纯洁的让我这个魔有些不敢靠近,因为它的温度足以灼伤一切魔族中人。

    不过就算我的任务失败了,就算魔尊在下一个一千年里不会现世,但是他的爪牙太多,其实早在几百年前,他就将魔族的精魂石碎片洒向了凡世,人类已经有一部分受其侵蚀,现在的人类大多都能从其身上看见魔界的影子,所以你要小心了,魔尊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会来找你报仇。

    能死在你的手上,我相信我的灵魂一定会得到救赎与原谅,来世,我一定不在做魔,我要做人,和你一样的人,没有被魔族精魂侵蚀的人类。

    洛十一郎拖着疲惫的双腿一步步走上祭坛,抱起还在昏迷的欧阳晨,当走到地面的时候发现昆云也没有醒来。

    洛十一郎转过身对身后的麒麟使了个眼色,麒麟很懂事的煽动翅膀将两位昏迷中的女生还有,还有南剑余温还未散尽的尸首卷上脊背,随着洛十一郎一步一步走向星宫,那里还有许多朋友在等着他。

    天空积聚已久的乌云终于还是决了堤,这场雨对于整个荒漠中的生灵来说可能千年不遇的,漫天的黄沙被掀动,纷纷扬扬。又被碾压,天地间苍凉一片混沌一片,像是一场盛大的死亡。又像是一场浩浩荡荡的重生。

    大雨里有什么在苏醒,又有什么在逃亡。

    我们的爱情,友情还有青春,全部被这场雨淋湿,浑身湿漉漉的朝前方义无返顾的跑去,因为我们心中都有一个信仰,前方一定有个温暖的巢穴在等着我们。即使受了伤,我们也可以躲在里面舔舐伤口。

    洛十一郎将恩佐送给了昆云,并且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不能在让这个多情的女子遥遥无期的等待下去了。

    昆云所做的决定是洛十一郎没有想到的,可是细想之下又觉得一切又很正常。昆云找到了黑巫术师,对她施用了黑巫术,现在。昆云也变得像蒙篱一样了。

    洛十一郎看着他们俩。胸口一阵绞痛,可是却又觉得蛮开心的,嘴角上扬,开心的笑着,泪水也好不顾忌的挂在了脸上。

    这样也好,至少你们又能见面了,又可以向以前一样说话,打闹吵架了。以后再也没人能够分的开你们了。洛十一郎望着他们,做了最后的诀别。蒙篱与昆云回首望了又望,最后义无反顾的钻进了最茂密的丛林。

    十一郎,以后兄弟我不能在陪你了,以后的路你要一个人走下去了,我相信你能坚强的走下去的,你不用担心我,我有昆云陪着,好得很,倒是你,已经失去曦儿了,这回再也不能弄丢欧阳晨了呀。每次当蒙篱与昆云坐在山林中最高的那座山石上望夕阳的时候,他总会在被金色的夕阳光芒照耀的半眯起眼睛的时候想起洛十一郎来,想起曾经一起耍过的岁月,一起走过的街道,一起参与过的战斗。

    而洛十一郎,将所有人的尸首都带到了刘蛇和紫嫣的墓前。

    “这样你们就不会孤独了,我也放心了许多,你们也不用担心我,我会一个人继续战斗下去的,哦不对,是两人”,洛十一郎牵着欧阳晨的手,单膝跪在墓前: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山风吹过,卷落了许多树叶,看样子,秋天又要来了,洛十一郎望了望天空,云层真的很高很高,高到仿佛永远也触摸不到。

    回到上海后的洛十一郎,像是完成了一次时间旅行,走的时候一切安好,再次回来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分崩离析,失去了家,失去了朋友,脚下的这个城市离自己仿佛格外的遥远,它看上去比那些挖掘出来的古城遗址还要陌生,还要破旧,还要冰冷!

    数年之后,洛十一郎已经在网络上成了一名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他将曾经的那些号兄弟全部写进了书中,那些喜怒哀乐,那些奇遇冒险,全部信手拈来。

    对于别人来说,那些看上去都是天马行空,凭空捏造的,而欧阳晨,每次在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都知道,十一郎只不过是在记录曾经的那些他不愿意丢掉的岁月而已,他在使劲的努力的保存着,他想要抓住这一切,他在绝强的与时间对峙!

    就算咬碎了牙齿也绝不放手。

    咦,你看那个小孩像谁?挽着洛十一郎胳膊的欧阳晨忽然间隔着铁栅栏指着里面正在玩耍的小学生开心的说道。

    洛十一郎看过去,心里忽然间某个地方有力的跳动了一下,然后喷射出无数炙热的液体。

    那不是蒙篱的小时候吗,简直太像了,哎,你看那是谁,像不像刘蛇!

    真的哎,简直是太像了,如果他们在的话,一定会笑坏的!

    洛十一郎抬起头来仰望着天空,落雪了,上海已经好久没下雪了呢,虽然雪花很细,但却很密集,落在脸上,真的很舒服。

    雪花落进了眼眶里,瞬间化成了水。

    走吧,回去吧,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嗯!

    我爱你!洛十一郎笑着小声的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欧阳晨故意笑着问道。

    哎呀,别跑呀,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再说一遍嘛,人家没听清!

    慢点跑,等等我!

    全文完(未完待续。。)

    ps:  今晚,写完了最后一章,整整一年的时间。不管成绩怎样,至少我坚持将它写完了,我没有欺骗任何一个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