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ttfy.cn 扬鞭小说网    在碧蓝色天空中充盈的诡异蓝紫光芒以雒阳城为中心,笼罩周边百里范围,这种程度的随机传送已经谈不到有什么精度了,距离楚白和凹凸曼二人组最近的一波传送是在数公里之外。虽说援军距离较远,却也分散了机械军团的注意力,谁也不能无视敌人的存在径直往战场中心杀过来。

    不同于各自心里有数的敌对双方闷头交战打得不可开交,本世界的土著们目睹了眼前的瑰丽奇景,有的人是既惊且喜,更多的人则是全然摸不着头脑。

    遵照华夏天人感应的文化传统,凡是天象异变之类的因素都很容易被人与政治活动联想到一块,诸如什么天有二日、白虹贯日、血月当空的老套戏码就甭多说了,暗藏着上位野心的少数关东诸侯此时新潮澎湃难以自抑,莫非刘氏的大汉王朝气数已尽,终于轮到别家异姓来当皇帝了吗?

    东西两汉延续四百多年的天下奠定了许多令人耳熟能详的东西,像是汉人这个族群由此得名,好汉、壮汉、大汉等等词汇都无法被取代的文化基因,其后的盛唐时代虽然也留下了唐人街和唐山这种文化烙印,比起汉朝来说终究差了不少成色。

    目下的雒阳已成了一片残垣断壁,关东诸侯联军扑救火灾之后也没进城驻扎,他们把营寨设在了城外的高.岗之上,联军营垒绵延达数十里。盟主袁绍的中军大帐,各路诸侯正在此聚集议事,大家嘴上喊着追歼西凉军迎回汉帝,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雒阳已成焦土,陛下不知所踪,西凉军逃遁关中,主公何不及早抽身东归以图大计?”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袁绍虽然没混到这么惨,与之共事多时的关东诸侯们只要别太颟顸愚蠢,此时也差不多都瞧出这位盟主有多心不在焉了。

    一名亲信幕僚俯身在袁绍耳边上谏言,这位仪表堂堂的世家子弟微微颔首,说道:

    “嗯,且容吾三思!”

    尽管隐约感到自己的昔日玩伴心思不在国事上面,今时今日一腔热血犹未冷的曹操仍不想放弃努力,他急切地跑过来劝说道:

    “本初兄!本初兄!吾等切不可迟疑,西凉军前日裹挟陛下与百官僚属西逃,尔辈必不会走远,速遣越骑追击,当可夺还天子,匡扶大汉社稷。”

    闻听此言,心中别提多腻歪的袁绍不好说我比董卓还想大汉完蛋,于是他干笑了两声,说道:

    “哈哈,孟德贤弟,愚兄正在为难啊!”

    “噢,不知本初兄有何疑难?”

    “此乃吾之私事,不劳贤弟费心。”

    曹操的连番追问令袁绍的烦躁情绪难以压抑,甚至顾不得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当即起身拂袖而去,袁绍此举却令曹操一脸的错愕神情。

    叛徒永远比敌人来得更凶残,这是个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基本常识,由粉转黑也是热血青年们最容易出现的一种思维反转状态。曾经笃信为真理的东西被现实无情地颠覆了,到头来,昔日的满腔热血冷却,只剩下自己的人生被嘲讽的悲凉与愤懑。从极度热血到无比冷血的沧桑剧变,才是缔造一个真正合格大boss的必要环节,没有人天生就是要成为邪恶暴君的种子,更多的时候是作一个好人的梦想凄惨幻灭,受害者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恶性循环,曾以汉征西将军为人生最高理想的曹操无疑是这方面的上佳范例。

    假如说一个人由于某些原因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固然是一件可悲的事情,若是他反过来被自己的信仰所背叛,那无疑是加倍地可悲和可怜了。不消说,那种仿如遭到整个世界离弃的巨大失落感与精神创伤,是他人无法凭空想象出来的痛苦经历,唯有切身经历过这种令人难以启齿的腌臜事,才能真切了解到个中的滋味如何。

    ..................................................................

    眼瞧着经过主神一系列的幕后操作过后,这场战事正在以几何级数飞速扩大,战火延烧到空前广阔的区域内,最早降临到这个《神鬼三国》世界的两位试练者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老白,你这是做什么?”

    从腕表掏出了一只金属箱子的楚白没有抬头,喃喃地说道:

    “我一直觉得保持人类之身对自己很有意义,但是在生存面前,我的这一点坚持还是太可笑了。”

    “噗——”

    话音未落,随着楚白表情凝重地摁下开关,这只高科技范爆表的箱子缓缓开启,所发出的低沉泄气声传来,箱子里面的液体氦气迅速挥发,四下弥散开来的白雾使人感到了一丝彻骨寒意。

    《强殖装甲》世界的背景比较特殊,人类是一种非自然产物,是被冠以降临者之名的外星集团开发生物兵器的最终杰作,在那个世界的地球上,所有人类都是生体兵器的素体。

    或许有人觉得生体兵器不如机械科技那样容易爆产能,这其实是天大的误会,若不受资源限制,人口数量可以达到几何级数增长。一对兽化兵夫妇,或者是一个兽化兵和一个普通女人,繁育出十个八个孩子,这数量绝对不超出人类的生理学极限,人口在二十年内翻一番再平常不过了。那些最初受过调制的兽化兵或者兽神将,能力都可以遗传给自己的后代子孙,不需要再进行二度调制就能卓有成效地扩张军队规模。之所以降临者要煞费苦心地保持相当数量的纯种人类族群,是为了应付复杂多变的宇宙战争环境,以便后期有针对性地调制出适应特殊战场环境的新品种兽化兵。

    举例说,在太阳系内各大行星,金星地表数百度的高温能把金属铅变成液态,强酸性的大气足以腐蚀金属,木星上肆虐的超级风暴威力能撕裂星际飞船,土星的超强重力和磁场也是一种巨大威胁,简而言之,不同战场需要的特性是完全不同的,没有什么武器能包打天下。

    降临者-兽神将-兽化兵,这个体系非常完美地解决了侵略者如何从外太空攻击一颗行星的巨大难题,实施难度不啻于在一场现代战争中摆平那些神出鬼没的城市游击队和无处不在的路边炸弹。

    由于发现了意外殖装强殖装甲的兽神将会成为一种超级存在,从此不再受降临者的意志控制,那帮外星人感觉到巨大的潜在威胁,因此它们放弃了人类和地球试验场,而且试图毁灭强殖装甲世界的人类与地球。

    “老白,你已经想清楚了?”

    同伴的问询没有使楚白动摇,他继续这自己的准备工作,说道:

    “嗯,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关于强殖装甲和兽神将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从一开始楚白就了解得非常透彻,他没把自己调制成兽神将,始终坚持以人类之躯驾驭强殖装甲,承担着无法把利益最大化的代价,根本原因当然是对这条路径有所忌惮。

    话虽如此,强大力量的诱惑是试练者们不能抗拒的终极魅惑,楚白犹豫再三还是在主神那里兑换了适合自身基因序列的调制药剂,可以将经年累月才能完成的兽神将调制过程压缩到最短时限之内。他的准备不是为了立刻使用,而是有备无患,在今天之前,从未有什么情况能把楚白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直到此刻,自觉走投无路之际,他才在一声怨叹过后,用那支充满了科幻气息无针注射器把药剂打进自己的颈部,同时催动真气推动全身血液加速流动。

    霎时间,泛着蓝色荧光的液体随着楚白的血液流动传递到他的全身各处,暴露在衣物之外的皮肤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幽蓝色蛛网条纹,纵横交错的纹路恰如遵循某种神秘法则,勾勒出极尽繁复的几何图形,若是旁观者瞪大眼睛仔细看下去,仿佛层层叠叠无穷无尽一般。

    “啊——”

    尽管事先预料到这个过程会十分痛苦,当楚白真正尝到这滋味,依然止不住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基因层面的剧烈变化引发的痛苦,即使按最乐观的估计来看也不会比女人生孩子宫缩的烈度低多少,比起男人闻之色变的蛋疼还要来得恐怖几分。

    主神为试练者提供的兑换列表内容浩如烟海,天晓得有多少花样,总之那是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但综合来看也超不过血统、技能和道具三大类的范畴。

    由于缺乏为了追求强大实力可以不顾一切的决心,楚白此前对技能和道具兑换并无歧视,涉及到血统强化的时候,他动手就更加慎之又慎了。要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兑换了血统再想恢复成之前的状态,即使以主神的大能也是千难万险的事情,你把一桶清水里滴入一滴染料很简单,要恢复成先前的清水可就难上加难了,血统强化的情况也大致如此。除非下决心不再生孩子,否则后代必定会受到遗传的影响,关于这一点楚白很是忌惮。

    遭遇意外横死,被主神拉入到无限世界里挣命,楚白依旧惦记着有朝一日回到自己的世界与老婆、女儿团聚,如果他把自己搞成非人类的异类,将来如何能够回归正常人的生活轨道?

    在尚有选择余地的前提之下,毅然决然地成为一个顶着人皮的可怕异类,这不是正常人能心平气和接受的残酷现实,错非万不得已,楚白肯定不会考虑这种增强实力的极端方式。然而,今天很不巧就到了那个别无选择的时刻,他唯有在行险一搏与坐以待毙之间作出决断。

    ps:一年多没更新了,咱们说一说螃蟹的近况吧!中风偏瘫还在缓慢恢复中,我现在正用单手打字,不是说右手一点也不能动,后遗症倒是没那么严重,而是加上不灵活的右手反而会碍事拖慢码字速度。:(

    新书在准备,目前攒稿三十万字,全是我用左手打出来的,记得小时候常听说某人身残志坚如何如何,没料到俺也加入这个行列了,世事难料啊!

    祝大家新春快乐,多多保重身体。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