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ttfy.cn 扬鞭小说网    “嗒,嗒,嗒.......”沉稳的脚步声伴随着夕阳从街道的入口处缓缓响起。

    “真是的,那些家伙还真是让人不放心......毕竟是群无可救药的笨蛋啊。”一个厚实的声音自言自语的说道,“嗯,明天就给他们来个连续一个月的死亡补习,然后再带去参加为期一周的铁人三项。”

    只见一个高大的短发男子猛的握拳,对着空荡荡的街道大声说道:“哟西,锻炼不能落下,加油!加油!”

    高大的短发男子随意的从街道一边转进小巷,这是一条房子与房子之间空出来的小路,却是从一条街道到另外一条街道的捷径。虽然小路的宽度甚至允许两人并排通过,但当男子转入小巷后,就会发现仅仅短发男子一个人的身子就彻底堵死了整条小巷。

    或许在宽敞的街道上还不明显,但在进入小巷后,那高大壮硕的身躯彻底显露无疑,高高隆起的胸肌将西服撑得鼓鼓的,孔武有力的手臂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有些拘束的拉扯着西服的衣摆,一边大步流星的走着一边嘟囔道:“该死,这条路就不能扩建下吗?”完全不理会这条路已经允许两个正常成人通过的事实。

    短发男子小心的绕过一堆胡乱叠放的垃圾,皱着眉头的说道:“该死的,谁把垃圾堆这里面的,难道老师没教过他们垃圾正确的摆放位置和分类方法吗......”

    “嗯?”

    短发男子正气愤的想着,是不是应该给这些乱放垃圾的家伙好好补习补习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瞄到一只小手随意的摆放在垃圾堆中,一丝丝颤抖随着垃圾堆不断的起伏。雪白的手臂和黑色的垃圾袋泾渭分明令短发男子猛的一怔,随后也顾不得垃圾堆里腐烂的酸臭味,把公文包随手一扔便俯身趴了下去,粗壮的双手急速的舞动着将一袋袋垃圾远远抛开,而当看到垃圾堆下深埋的人时,一股暴怒直冲大脑。

    “该死的,是谁这么狠心!!”短发男子双眼通红的看着双手摊开靠在垃圾堆里的小女孩,充满愤怒的叫道。

    只见一个大概八九岁的小女孩正随意的靠在垃圾堆上,双手由于失去垃圾堆的支撑落在了小女孩的两边,身上红黑相间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认不出样式,破开的漏洞中露出的是黑白相交的肌肤,赤红的鲜血顺着垂下的手臂流到地上,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被抛弃后遭受几十条疯狗撕咬的布娃娃,只能保持着勉强的完整。

    短发男子看着渐渐蔓延至脚边的暗红色液体,也顾不上想其它什么,迅速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用手猛地一撕,伴随着布料裂开的声音,白色的衬衫被撕扯成布条状,迅速处理了目光可及的几个伤口,随后用西装一包一个转身冲出了小巷,由于冲的速度过快,小心护着小女孩的短发男子完全没注意到被墙壁蹭出血的肩膀和后背。

    ===================赶医院的分割线=======================

    “宗一,你没事吧,难道又锻炼到医院里来了....”

    人未至,声先至,一个急切的女声从医院门口处响起,只见一个长着丝丝白发的老人疾步的走了进来,虽然从那些白发上看,她的年龄应该不小,但那矫健沉稳的步伐却完全没有老龄人该有的蹒跚。

    老人看了眼贴上纱布的肩膀说道:“看来并没有什么事,过几天就可以继续活蹦乱跳的了。”

    名叫宗一的短发男子看着自己的母亲西村熏嘴角抽动了下,有些尴尬的呢喃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还活蹦乱跳的。”

    宗一将自己的母亲拉到医院的一边将傍晚的事告诉给她,随后宗一就后悔了,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睛通红,不断拿出手巾擦拭着流下的眼泪,宗一就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疼起来了。

    “谁是西村宗一。”一位医生有些疲惫的从病房中走了出来说道。

    宗一一愣,连忙跑了过去,担心的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

    ”

    医上下打量着西村宗一,略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失血非常严重,幸好送来的及时,女孩身上的伤口大多都是皮肉伤都已经做了处理,身体上除了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虚弱以外是没什么问题了。”医生顿了下后说道“,倒是你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够这么不小心,怎么弄得她全身上下大大小小几十处伤口,作为女孩子即使伤好了,万一留下伤疤怎么办,多可爱的孩子,你这样.......”

    西村宗一整个人都蒙了,父亲?我什么时候成父亲了,西村看着面前滔滔不绝的女医生,刚刚平复下的头又疼了,恰在这时,西村熏走了过来,将女医生拉了过去,两人在一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而西村熏时不时看向西村宗一的眼光更是让西村宗一的背后发凉。

    “儿子啊,什么时候找个媳妇过来生个孙子给我抱抱,孙女也成。”西村熏戏谑的看着西村宗一说道。

    西村宗一看着自己的母亲,宽阔的后背上已经全是细汗,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先去看看那孩子吧,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回事。”

    西村熏也没有继续逼下去,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跟上了西村宗一。

    雪白的病房里,一个女孩正缓缓坐起,有些迷离的眼神随意的打量着周围。

    “孩子,你醒了,身体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女孩听到声音,有些扩散的瞳孔一缩,随后下意识的摆头,左手微曲,手掌虚按在床上,右手四指并起,大拇指微曲成手刀状,肩膀微微后移,浑身绷紧,就仿佛拉满的弓弦。

    “别紧张,孩子,这里很安全。”西村熏温柔的说道,同时右手缓缓的放在女孩的头上,轻轻抚摸着。

    西村宗一看着女孩,眼中有着一丝凝重,以西村宗一的经验来看,就刚刚女孩那个下意识的动作就明白,这个女孩绝对不简单,就刚刚那绷紧的肌肉绝对能够在一瞬间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只是让他怪异的是女孩凭什么认为她的力量能够超过两个大人,尤其是自己这个成年男人。

    但随后的一幕令西村宗一安下心来,因为女孩并未反抗自己母亲的动作,反而是在那疑惑的左右看着自己的手,仿佛在奇怪自己的反应,一脸疑惑的表情非常的可爱。

    “吶,你怎么会在那个地方呢?”西村熏小心的问道,她很担心这个孩子会因为自己的问题而伤心,所以即使问问题也是小心翼翼的。

    “地方?什么地方?”女孩奇怪的看了眼西村熏,随后又问道:“你们又是谁?”

    “我叫西村熏,这是我儿子西村宗一,我儿子在小巷的角落里发现你昏倒在那里,那你的名字呢?”西村熏挑着词说道。

    “我的名字?”女孩微点着头说道:“时崎真理,潘多拉,怨.....”

    女孩说出好几个词,除了第一个还可以说是名字,后面几个相对于名字而言更像是个代号,西村熏并未打断女孩的话,却发现女孩似乎有些迟疑的说出一个词,随后就如同遭受重击般,身体一颤,一直紧闭的左眼留下一道血泪,随后人就昏迷了过去。

    而那个词是——时崎狂三。

    ;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