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ttfy.cn 扬鞭小说网    看着对方的大花脸,两人都笑出了声来,此时爆炸已然停止,前后数下,都在短短的时间里边响起,到此时,两人耳朵里边都还在轰轰着响。

    看来,这徐明阳只是将炸弹埋在了别墅外,在这别墅内部,却并没有埋。对于这种情形,这才符合徐明阳这一个贪生怕死的家伙的本xing。想到能够在这炸弹下还可以生存,蓝梦蝶和黑少泽二人,又岂没有笑的理由呢。

    只是,两人的笑声,刚刚响起,片刻之后,又迅速的敛去,两人举目四顾,爆炸虽然停止了,但是此时,四周却燃起了火焰,这幢破败的别墅,在这时刻,很快的,风助火涨,一下子,火焰就越来越猛烈,大有将这别墅,以及别墅里边的一切,全都给吞噬掉的意思。

    “老婆,来,我们冲出去。”黑少泽抹了一把脸上尘埃,只是这一下子,却让整张脸颊变得更加的‘花哨’,只是此时,蓝梦蝶却哪里有再嘲笑黑少泽的心情,握紧黑少泽的手,两人就朝着别墅的大门口冲去。

    既然都已经有了活命的机会,蓝梦蝶又怎么会再去矫情,再去说什么你走,要活下去之类的说话。两人互相牵着手,相拥着,走到了别墅门口,只是,此时的爆炸,震得楼上塌了一部分,掉落了下来,正好挡在了别墅的大门口,以前建别墅的木头,此时正燃烧得猛烈之极,让黑少泽和蓝梦蝶二人哪里敢涉火前进。

    “不行,火太大了,这里出不去。”黑少泽拉着蓝梦蝶,就往后退。火焰此时越烧越猛,已经往楼里边窜来,两人站得离火焰稍近些,都能够感觉到火焰灼伤的威力,感觉到肌肤上的痛楚了。

    “二楼,跳下去。”蓝梦蝶看了看火势,这下子,这楼里边不需要照明,也都能够完全看得清楚了。

    “大哥,嫂子,你们没事吧?”就在这时候,楼外传来了黑明风的声音,对于驾机逃跑的徐明阳,黑明风只是安排有人去注意他逃离的方向,并没有亲自去追。他身上的伤口依然的只是随便包扎了一下,此时都能够看得清楚鲜血。

    “黑明风,我们暂时安全,只是这火越来越大,如果不赶紧灭火,我们会出不去的。”黑少泽大声回答着,因为说话,而吸进了几口烟雾,不由自主,强烈的咳嗽几声。

    “大哥,你找一找,这种老式别墅一般都有地下室,你们赶紧下去,躲在下边,别被火烧着和烟熏着,我正在想办法,你们一定会没事的。”黑明风大声叫嚷,迅速的安排下去。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刹那间,整幢别墅都燃烧了起来,熊熊火焰,更是腾起了阵阵烟雾。

    看着身边也开始被烟雾呛得咳嗽的蓝梦蝶,黑少泽松开了蓝梦蝶的手,蓝梦蝶惊讶无比,这时候,难道他要放开我吗?

    “老婆,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回来。”黑少泽说着话,拍了拍蓝梦蝶的手,然后,迅速的朝着楼梯上跑去。

    蓝梦蝶望着黑少泽的背影,心里边依然充满着担心,他,是不是就此会离我而去?

    蓝梦蝶无法抑制自己内心当中慌乱的想法,此时火势虽猛,二楼应该有些地方,没有火焰,他能够跳下去,自己,却不能。怀着孩子的身体,一旦是跳下去,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而他,却能够逃生。

    就在蓝梦蝶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黑少泽已经冲上了二楼,然后抓起掉落到了地上,却依然能够正常使用的安全灯,然后,冲下了楼,再一把牵起蓝梦蝶的手。

    “老婆,走,咱们找地下室。”

    黑少泽说完话,往前冲,却发现走不动,回过头来,看着愣在那里的蓝梦蝶,他一脸的疑惑。

    “老婆,你,你怎么啦?又怎么不开心了?”黑少泽愣愣的问着蓝梦蝶,看着站在原地,没有走动一步的蓝梦蝶,满心的疑惑,满腹的不安。

    “没,没有什么,老公,咱们走。”蓝梦蝶吸了一口气,鼻子有些酸酸的,她露出笑容,冲上去,抱着黑少泽的胳膊。

    黑少泽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蓝梦蝶的心中有事,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为百度|搜索“很快,蓝梦蝶和黑少泽二人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黑少泽扶着蓝梦蝶小心翼翼的进入地下室,在用安全灯照射一番,确认没有问题之后,黑少泽更是仔仔细细的将进入地下室的入口封好,以防止烟雾能够进入。

    一般在发生火灾的时候,最要人命的并不是火焰,而是烟雾,只要阻止着烟雾的进入,就多一丝生存的机会。

    “黑少泽,其实,你可以离开的,你这样陪着我,要是就此死在了这里,你会后悔吗?”黑少泽做完了一切,回到了蓝梦蝶的身边来,蓝梦蝶拉起黑少泽的一只手,望着黑少泽,轻声的问着话。

    “后悔,肯定后悔。”黑少泽马上的回应,让蓝梦蝶一脸的震惊,带着不安,忐忑的望着黑少泽,嘴唇蠕动,却不知如何的问话。

    “我是后悔,为什么没有早明白自己的心,为什么没有早知道,自己的爱是如此强烈。如果我能够尽早明白,就不会耽误这么多的时间,我们俩就能够更加幸福的在一起了。”黑少泽轻声的说着话,将蓝梦蝶的手放入自己的手中,轻轻的摩挲着。

    蓝梦蝶把身子轻轻的依进了黑少泽的怀中,脸颊上,在温柔之余,带着一丝的幸福。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吧?这,才是真正的应该享有的幸福,是不是呢?

    “梦蝶,别怕,有我在,这大火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在一起,就算是火焰,也不敢把我们吞噬!”黑少泽沉声说着话,把蓝梦蝶搂得更加的紧,蓝梦蝶也紧紧的抱着黑少泽的脖子,将自己的身子完全陷入黑少泽的怀抱当中,望着黑少泽的脸颊,她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幽幽一声叹息。

    “老婆,别担心,不管曾经有过些什么,我爱你,永远不变。我是做了些错事,但是,今后我会改,我能改,一定,绝对的。”黑少泽沉声说着话,轻轻的贴着蓝梦蝶的身子,双手伸出,轻轻的温柔的在蓝梦蝶的肩头摩挲着。

    “嗯,一切都过去,黑少泽,我希望你真诚的面对我们的未来,用心去对待,我们,经不起更多的折腾。”蓝梦蝶柔声轻语,她温柔的靠进黑少泽的怀中,轻轻的,送上一吻。

    “对,老婆,今后,不会再去重复以前的错误。”黑少泽温柔的说着话,长长一声叹息,早日能够明白这些道理,自己与蓝梦蝶之间,又怎么会错过如此之多?

    蓝梦蝶与黑少泽温柔相拥,地下室似乎是成为了一个封闭的独立世界,两人似乎是在一个无人可以找到的地方,享受着最终的甜蜜与幸福。

    “老公,你说,我们会不会就此的被闷死在这里啊?”突然间,蓝梦蝶抬起了头来,问着黑少泽。

    “老婆,你可别胡思乱想,你看这个地下室虽然不大,但这空气,可也足够我们俩呼吸很长的时间。你可别小瞧了黑明风他们的办事能力,如果这些空气被我们耗光之前还没有能够救我们出去,那么他早就应该自杀了。”黑少泽微笑着说着话,安慰着蓝梦蝶。

    “对了,老公,出去后,别再对黑明风那么强硬,好歹也是一个弟弟,对人家好点。黑明风和小冉不错,他们的婚事,咱们帮他们办了吧。嘿嘿,你说黑明风这样一个冷冰冰的人儿,遇上小冉这样的一个风风火火的俏护士,真不知道他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样的碰撞,会有什么样的火花产生呢。”蓝梦蝶说着话,脸上带着一副神往的微笑。

    “如果黑明风知道你为他的婚事着想,一定会感激你的,不过,要是知道你的心思是想要看他婚后的‘好事’,他的脸,一定会更黑。”黑少泽打趣的说着话,夫妻二人在这时候,都不再去想,也不再去提那些过往的事情,两人的脸颊上,满是甜蜜与向往,笑声,充斥在这宽敞的地下室里边。

    在别墅外,黑明风正在安排着人救火,而由天海调来了两架灭火飞机,由其中一架上,跳下了一个黑明风也认识的人。

    风慕阳跳下飞机,就匆匆朝着黑明风冲来,跑到了黑明风的身前,伸出拳头,就要揍人,只是看着黑明风身上的伤,他恨恨的作罢。

    “说吧,又是怎么回事?梦蝶打电话,让我接她,我正好在这附近出差,我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就赶紧过来,果然,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你们真是好啊,梦蝶又遇到危险了?黑少泽呢?黑少泽在哪里?把他给我找来,我要,我要杀了他!”风慕阳看到黑明风身上的伤,并没有去揍黑明风,但是,却是愤愤不平的叫嚷着,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大哥为了救嫂子,也在里边,他们应该躲进地下室了,只要灭了火,就没事了。”黑明风知道风慕阳的脾气,没有与他针锋相对,只是沉声的解释。

    “这么说来,黑少泽还有功了?是他救了蓝梦蝶?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定是黑少泽又惹了什么事情,从而连累到了蓝梦蝶,你,你们这群无耻的混蛋!”风慕阳恨恨的骂着,骂到最后,却又不能去揍人,只得是恨恨的用脚在地上跺着,以表示着自己的愤怒。

    “风先生,事情的对与错,我们这些人都没有权利去评价,有权利评价这一切的,应当是大哥和嫂子二人,所以,我们还是等救他们二人出来再说吧。”黑明风面沉如水,没有心情去与风慕阳争论。

    好在调来了救火飞机,很快的,火势被控制住,一些余火还在燃烧,黑明风指挥着人力,去扑灭。

    “梦蝶,梦蝶,你在哪里?黑少泽,你这个混蛋,你死了没有?你要是没死,你就吭一声啊!”火势刚刚得到控制,风慕阳不顾此时那些燃烧的屋梁之类会有掉落的危险,冲进已快成一片废墟的别墅,大声叫嚷起来。

    黑明风紧随风慕阳的身后,他也一脸的紧张,他在担心着黑少泽和蓝梦蝶,虽然说二人可以躲在地下室,但是,万一这别墅没有地下室呢?万一二人被火烧着了,或是被烟给呛住了呢?

    黑明风不敢继续的往下想,他只是埋着头,继续的寻找着。风慕阳也疯了一般的,在那里到处寻找着。只是,因为火场的原因,一些杂物掉落,地面混乱一片,哪里还看得清楚以及地下室的入口呢。

    “黑少泽,你死了没有?你这个混蛋,说话啊!你就算是不会说话,你就大叫一声,难道不可“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以吗?”风慕阳大声的嚷嚷着,用手扒拉,用脚踢着,在这废墟里边,疯狂一般的寻找着。

    “黑明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他们会上天入地不成?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风慕阳一身也弄得狼狈不堪,回过头来,怒瞪着黑明风,大声叫嚷。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黑明风强压着愤怒以及内心的不满,低声回应。

    “如果,如果梦蝶出了事,我,我要让你们黑虎帮陪葬!”风慕阳愤怒的咆哮着,他有着这种资本,也只有他,胆敢说出如此的强势话语来。

    就在风慕阳的话音一落之际,在这别墅的一角,发出一阵撞击声,然后,风慕阳和黑明风二人见到地面的杂物被推开,一扇已变得漆黑的小铁门被推开,黑明风和风慕阳二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道出口。

    黑少泽抱着蓝梦蝶,缓缓的由出口走了出来。

    黑明风长长吐了一口气,一脸的释然。风慕阳一声欢呼,扑了过去。

    “喂,黑少泽,放开我的妹妹。”风慕阳望着黑少泽,大声嚷嚷。

    “可她是我的老婆,我不想放开。”黑少泽也一脸的漆黑,他得意的笑了笑,望着风慕阳,现在,自己可是胜利者。

    “梦蝶,我来接你了。跟着这一个人,永远都是危险,有太多的事情,你就算不是考虑自己,也得考虑一下其他的啊!”风慕阳恨恨的瞪了瞪黑少泽,将目光望向了蓝梦蝶,沉声说话。

    蓝梦蝶听到风慕阳的话,低下了头,现在,何去何从?没有了危机,就得面对那些事情,自己与黑少泽的恩怨,情爱,还有那些遗嘱,父亲的叮嘱,还有,他的猜疑,这些,自己如何面对?

    蓝梦蝶,你是离开,还是留下?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